免費成人影片

關於部落格
免費成人影片
  • 9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從骨髓里流淌出來的愛

  講述人李曉婕   我叫李曉婕,是常德市第一人民醫院重症監護室的一名普通醫生。不言而喻,重症監護室里都是生命垂危的患者。在這裡,我目睹過許多生離死別的場景。作為一名醫生,我更加懂得救死扶傷的涵義。   也許是上天註定,我工作之餘,從事的公益活動也與救人有關。2011年,湖南省紅十字會在我院組織“捐獻造血乾細胞”志願活動,我填寫了志願書、留取了血標本,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舉動,卻徹底改變了一個人的一生,使他重新燃起了生命之光。   2012年6月,中華骨髓庫湖南分庫通知我,我與一名再生障礙性貧血患兒配型成功,需要捐獻骨髓。聽到這個消息,我雖有思想準備,但來得太突然了。據我瞭解,骨髓移植就是將健康人的骨髓移植到患者身上,以此來治療血液系統惡性疾病。而像我這種與患者完全沒有血緣關係的人, 配型成功的幾率往往只有十萬分之一甚至百萬分之一。我雖然是一名醫生, 卻也擔心會不會對我的身體產生副作用?後來我才知道,在我們常德市一醫院,還有另外兩名同事也配型成功,這種情況非常罕見。   捐獻骨髓,純屬自願,何況“身體髮膚,受之父母”。作為一名醫生,我過去一直認為,只要能以科學的態度和平和的心態對待患者,把所學的醫療技術用於治病救人,就無悔於“救死扶傷”這個神聖的職業。然後,這一次真的要從自己身上抽骨髓,確實有些猶豫。在這矛盾當中,我想到自己是一名母親,知道孩子尤其是獨生子女對一個家庭的重要性,特別是茫茫人海中,竟有一個人與我如此相似,這更讓我覺得分外珍貴。於是,我暗暗決定,與其忐忑不安,不如坦然接受。   很快我接受了高分辨配型與健康體檢,再次確認符合後, 前往長沙湘雅醫院開始採集前準備。這一周的時間里,我需要頻繁地註射干細胞動員劑來提高血液中白細胞數量。由於白細胞上升很快也帶來肌肉酸痛、乏力不適的感覺。採集那一天,我像個病人似的躺在了醫院的病床上,看著長長的穿刺針扎進動脈和靜脈,也第一次看著鮮紅的血液從自己的身體里流出,沿著管道,在儀器中震蕩、分離,一點一滴地進入貯存袋中,也仿佛看到了患兒生的希望。   由於採集過程中需要使用的抗凝劑導致血鈣降低,加上7個小時的連續採集,最後全身都麻木了。採集結束時,我全身大汗,頭髮凌亂,背後的褥子濕了大半截。別人問:“感覺還好嗎?”我說:“呵,跟生了孩子似的。”沒錯,2007年的7月,我生下了女兒,5年後的7月,我讓另一個孩子獲得了新生。而這種感覺,就是生命的延續,生命的禮贊。   採集結束後,我的乾細胞立即由骨髓庫工作人員乘飛機送往杭州,跟隨乾細胞一起飛赴遠方的還有一張小小的心愿卡,是愛人代我寫上去的:治病救人,義不容辭,祝你早日康復。呵,寫得還挺好,既體現了我的職業特色,又高度概括了我這次的行為,還表達了美好的祝願。我想,這一次我是以更特殊、更直接的方式踐行著“救死扶傷”的宗旨。如今回想起捐獻乾細胞,真覺得這是人生中一次珍貴的體驗,從最初的猶豫、忐忑到最後的坦然、祝願,這實際上就是一次心靈上的洗禮。直到今年3月,我在遠方的父母才知我捐骨髓救人的事。一次在與媽媽通話時,我生怕媽媽會為此事責怪我。誰知媽媽第一句話就是:曉婕,好樣的,你做得對,換了我也會這樣做!聽到這些話,我的眼淚一下子奪眶而出。   前不久,我聽到那個孩子在移植了我的骨髓後,身體恢復得很好的消息,我感到非常欣慰。我想,一個孩子的生命能夠得以延伸,我骨髓里流淌的不僅僅是血,更是一種愛,而且是大愛。   (本報記者 周勇軍 整理)  (原標題:從骨髓里流淌出來的愛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